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行业访谈 > 详情
详情

高先觉:让南非花木生根重庆

个人简介:

 高先觉,重庆九龙坡人,现在南非从事花木生意,是南非有名的“花木大王”。

在热带、暖亚热带地区,蓝花楹被栽作行道树、遮荫树和风景树。蓝花楹花也是南非行政首都比勒陀利亚市的市花。每当花开的时节,比勒陀利亚市就会变成一片紫色的花海,让人惊艳。

“花落到地上时,又像铺了一层紫色地毯,十分浪漫。”南非时间8月2日上午10点半,在南非行政首都比勒陀利亚市郊外的一个庄园里,“花木大王”高先觉开始了一天的工作。他和助手马克、白人合作伙伴瑞克一起,指挥着工人,把数10棵已包裹好的蓝花楹树挨个吊上集装箱。这些树价值近150万元,将通过南非德班港运至广州黄埔港,然后被拉到佛山一个著名的花木市场,最终销往全中国。

高先觉每年从这个庄园运至国内的花木有1000多株,近200多个集装箱。像这样的“集散地”,高先觉在南非有5个,经营的花木种类还有加纳里海枣、猴面包树等。

初闯南非曾遇抢劫和“枪战”

装完集装箱,高先觉回到约翰内斯堡的一家塑料厂。在做花木生意之前,高先觉先做的是塑料生意,这是他在南非“发家”的地方。

2002年,高先觉随朋友一起去南非旅行,喜欢上了南非的气候和环境,便产生了到南非发展的念头。2003年1月,高先觉带着妻子到南非打拼。

高先觉发现,南非的黑人喜欢穿塑料拖鞋上街,对塑料包装袋的需求较高。于是,他租了一个农场来做塑料生意,但当生意做起来后,他才发现很多地方都和国内不一样。比如,一个机器上的零件坏了,国内很好买,在这里却很难买到。以致很多原材料不得不从国内进口,成本也明显增加。所以他刚来南非那阵,生意亏损得厉害。

此外,治安也是个严峻的问题。他到南非的第四个月,有一天晚上开车回农场,刚下车就被人用枪抵住了后背,汽车和身上的钱被抢走了。还有一次,高先觉在睡梦中被枪声惊醒,随后员工告诉他有人来农场抢劫。有过被抢经验的高先觉立刻让员工报警,自己则拿出枪和劫匪进行“枪战”。

天太黑,根本就看不见对方。他只能朝着树林里胡乱放枪,和对方“盲打”。

纠缠了一阵后,警笛声响起,对方的枪声也随之消失。

虽然连遇挫折,高先觉却并没有想要放弃。“我曾对老婆说,如果我在南非发展得不好,也不用再买回国的机票了,我就跳进印度洋里,游回中国。”

再后来,他从国内的朋友那里借了200万元,买下了一座属于自己的农场,再把塑料厂搬到里面。他发誓要以厂为家,背水一战。

随着时间的推移,高先觉逐渐熟悉了当地的文化和做生意的窍门。到南非的第二年,塑料厂的年产值就达到了二三百万元。

转型成为“花木大王”

塑料厂盈利了,高先觉却没有松口气。塑料加工虽然有利润,但却太辛苦,不是长久之计。

2006年,高先觉在逛当地的花店时,无意中发现当地的鲜花价格比国内高出几倍,而且很多花在国内都属于“遍地都是”。同时,中国的盆栽在南非也很受欢迎。

于是,他立即回国考察市场、联系货源,并在约翰内斯堡盘下了一个卖场,准备用来做盆栽和鲜花生意。

事实也如他所料,他将国内的盆景和鲜花发货到南非后,生意很红火,每个月基本上有十几个集装箱的盆景和鲜花发到南非。

几个月后,高先觉到香港参加一个活动,偶然间听一个朋友说南非的加纳里海枣很值钱,且市场需求很大。“当朋友把树的样子给我看时,我惊讶地发现自家的农场就有这种树,而且还不少。于是,我马上让老婆从农场那边拍照给我朋友看。”高先觉说,朋友一看,便确定那就是加纳里海枣,这也让他萌生了将南非的花木运至国内的想法。

2007年,高先觉在南非成立同创花木有限公司,主要业务是把中国特色的盆景及苗木出口到非洲;结合中国市场需求,将南非的特色树种和花卉引进到国内。也是从那时开始,他将塑料厂卖给了自己手下的一个员工,彻底转型开始做花木生意。

转型之路,并非一帆风顺。高先觉说,做花木生意时,最大的难题就是“保鲜”。

“从南非运到国内,都只能走海运,时间上需要40多天。如何保证花木在运输的途中不死;抵达国内后,能够继续存活并健康生长,这些都是问题。”高先觉说,他一直在研究最好的“保鲜”方式,至今还在不断改进,在这过程中,死掉的花木价值估计上千万元。

努力总会有收获。如今,从事花木生意已10年的高先觉,成为了南非有名的“花木大王”,每年的花木成交额上亿元。他也自豪地告诉记者:“在国内的南非花木,基本都是我运过去的。”

要把南非的花木带回家乡

“花木大王”虽在南非生活了十多年,但家乡的印迹却一直保留在他的身上。在与高先觉的接触中,记者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细节:他一直用重庆话与合伙人瑞克交流。

瑞克不会说重庆话,普通话也只会说谢谢、你好等词汇;高先觉虽然会英文,但也说得不太好。所以,两个人在对话时,便会出现一个人讲重庆话,一个人讲英文的“奇特景象”。

“高是一个很好的人,也是很好的合作伙伴。我们合作这么多年,早已有了默契。”面对记者的疑问,瑞克笑着用英文说,虽然自己不懂重庆话,但凭借这种默契,在没有翻译的情况下,也能通过肢体语言了解对方想表达什么。

高先觉则笑着说:“学好重庆话,走遍世界都不怕!”

如今,在开普敦,瑞克有一个占地18000亩的庄园,其中有一部分土地属于高先觉。记者站在那里,放眼望去,漫山遍野开满了南非洲独有的帝王花、斑克木等花种。高先觉说,这些花在非洲很常见,但在重庆,甚至在全国都是非常稀有的。

“我有一个想法,就是把这些非洲的植物引进到重庆去,比如在重庆南山上搞一个‘非洲植物园’。不同的是,它们是去重庆‘生根’,而我则是‘归根’。”高先觉说。

推荐阅读:

倾力发展林果业 争当致富领头人

花木丛中创新业的客家女人

徐玲:CBD“绿化女王”

赵红专:用“高”和“新”谱就产业发展篇章

关于我们 | 客户服务 | 服务条款 | 联系我们 | 免责声明 | 设为首页 | 添加收藏 | 友情链接 | RSS | 产品库
2008年度中国农业网站最具创新单位2008年第五届中国农业网站百强单位 版权所有:中国园林资材网 www.cnzicai.com 客服邮箱:Service@Yuanlin.com 电话:0571-86438262
战略合作:中国电子商务协会 浙江省花卉协会 浙江省林检站 浙江省林科院
2007中国行业电子商务网站Top100中国农业网站百强
经营许可证编号:浙B2-20100396
广告经营许可证编号:330100000040968
平平安安